TOA 台灣觀賞鳥協會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181|回復: 0

給播音員挑錯 [複製鏈接]

Rank: 1

在線時間
4 小時
居住地
控儔庈 輒?Е 韓刓誰耋
最後登錄
2018-9-18
註冊時間
2014-9-9
積分
34
閱讀權限
10
精華
0
發表於 2018-9-17 12:15:41 |顯示全部樓層
    大學剛畢業的那幾年,我住單身宿舍,看電視不太方便,講課之余主要是看書、聽廣播。聽得多了,有時會聽出一些播音錯誤。
    邊城人民廣播電臺有兩個男播音員給我留下了較深的印象,這兩個人,一個叫張斌,一個叫楊磊。張斌的音質好,聽上去有磁性,而楊磊相對要差一些。音質好不好,我不予評論,我要說的是二人經常讀錯字。比如,他們會把“星宿”的“宿”讀作“sù”,把“拓片”的“拓”讀作“tuò”,把“裨益”的“裨”讀作“pí”。其實,“宿”在這里應讀作“xìu”,而“拓”應讀作“tà”,“裨”應讀作“bì”。有一次,我感于他們的播音錯誤,便寫了篇短文,送到了邊城報社。編輯看了我的文章說,文章寫得倒是還行,可不能刊登,原因是要考慮兩家單位的關系。那位編輯還說,他平時也覺得電臺的播音員差錯率偏高。現在想想這事,自己也覺得沒必要寫那篇文章,都怪自己當時年輕。那時邊城沒有專門學播音的,都是從其它單位選調的,差錯率高是難免的。
    除了聽邊城的廣播外,我主要就是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節目,我既從中了解新聞,也學習其它知識。中央臺的播音員素質高,自然差錯少,不過,有時,他們也會讀錯字。有一次,某位播音員將“湖北監利縣”的“監”讀作“ji?n”,出于對這位播音員的喜愛,我寫了封信給她,指出“監利縣”的“監”要讀作“jiàn”。雖然沒有收到她的回信,但我知道我的意見,她是看到了的,因為收信人的地址我寫得非常詳細。
    那幾年,我還常聽長篇小說連播。1991年夏,曹燦播講的《地球的紅飄帶》播出,我每天中午收聽。曹燦是我喜愛的播音藝術家,三十年前,我就收聽他播講的長篇歷史小說《李自成》。可有一次,曹燦將“黑魆魆”的“魆”讀作“yuè”,我當時幾乎有點不相信,還以為自己平時讀錯了,遂查了詞典,確認“魆”應讀“xu”。本想給曹燦先生寫封信,予以指正,可不知他的聯系地址,只得作罷。雖然曹燦先生的這一錯誤有點不可思議,可總比某位小品演員將“江蘇盱眙縣”的“盱眙”讀作“yútái”要好。
    (注:因網絡故障,日志無法及時上傳,晚了幾個小時。)
推薦閱讀主題:挑錯 主題來源:少兒口才 http://www.jingsi99.com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手機版|KOA高雄市觀賞鳥促進會|農委會林務局自然保育網|高雄市動物保護處|TOA 台灣觀賞鳥協會- 高雄市鳳山區五甲一路516號 - 07-7639178

GMT+8, 2018-12-19 15:43 , Processed in 0.586688 second(s), 5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